6/11/2012

超級月下看金鎖記/光年

扁扁的下弦月像赤金的臉盆,在天亮時分沉下去。張愛玲寫的是想像中的故事意境﹐而不是記錄一場實景。因為在現實世界裡﹐下弦月都是在子夜之後﹐天亮之前升起。


2012/05/05 北加州超級月亮浩浩出東坡的景象


灣城一片月


雖不是中秋﹐今晚五月五日的月亮全年最大﹐尤其是傍晚的月出時分﹐看起來特別大。有人說﹐月亮就是月亮﹐同個月亮﹐怎有大小之別。但因為我們人被困在地球上遠望﹐遠近若不同﹐山就有高低﹐月也就有大小。今晚月亮特別大﹐只因嫦娥思鄉情重﹐所以繞到地球的最近處。
五月五日﹐立夏﹐應該屬春寒秋愁的最佳賞月時節。男生一邊喝酒﹐一邊想別人的女友﹐一個接一個﹐至於照照鏡子的情節﹐能跳過就跳過。女生一邊喝豆漿﹐一邊想醋裡開花﹐一朵接一朵﹐至於殺朱拔毛的情節﹐能跳過就跳過。 

我們也許沒趕上看見三十年前的月亮﹐但千萬別錯過今晚的月亮﹐因為那是三十年後的回憶﹐即使帶點淒涼。上邊這一句﹐偷渡了一小段張愛玲【金鎖記】裡的文字。

 【金鎖記】裡的月亮是張愛玲筆下女主角曹七巧的意象代表﹐三十年的月亮﹐說的是曹七巧三十年經歷的故事。老人回憶中的三十年前的月亮又大又圓又白﹐是歡愉的﹐也多半出於自身的想像。出生低微的曹七巧嫁到富貴姜家當二奶奶。織女牛郎相逢沒相愛﹐因為姜二爺是個殘廢。 沒有愛情﹐沒有地位﹐曹七巧在丈夫和婆婆過世後﹐緊緊守著財富﹐那是她唯一的依靠﹐也讓她因此戴上幾十年黃金的枷鎖。

曹七巧看破姜三爺的虛情假意後﹐她掌控自己一對子女的命運﹐同時也迫害媳婦﹐向註定悲劇的結局﹐勇往邁進。 張愛玲寫曹七巧的故事﹐不但寫金鎖﹐也寫月亮。在媳婦芝壽眼裡﹐月亮就好像是漆黑的天上一個白太陽。三十年後﹐月亮沉了下去﹐故事卻沒完。 

張愛玲在【金鎖記】的前頭幾段裡﹐似乎給曹七巧的悲淒結局預留了伏筆﹕『天就快亮了。那扁扁的下弦月,低一點,低一點,大一點,像赤金的臉盆,沉了下去。』 。在文字世界裡﹐張愛玲是上帝﹐扁扁的下弦月像赤金的臉盆,在天亮時分沉下去。她寫的是想像中的故事意境﹐而不是記錄一場實景。因為在現實世界裡﹐下弦月都是在子夜之後﹐天亮之前升起。  

“天就快亮了。那扁扁的下弦月,低一點,低一點,大一點,像赤金的臉盆,沉了下去。”

想要解讀這段“金鎖記”的文字﹐在現實世界裡尋求答案﹐有一定的困難度。然而一旦走進張愛玲親手打造的虛擬世界﹐一切就顯得合情合理﹐舒適安穩。

姑且相信這段文字是張愛玲蓄意安排的伏筆﹐以月亮為隱喻預告曹七巧的結局。扁扁的下弦月﹐一路沉落﹐象徵燈枯油盡的七巧﹐骨瘦如柴的肢軀﹐也代表她一生苦求不到的情愛。而赤金的臉盆﹐卻影射曹七巧一輩子被枷鎖的財慾。

臨終前﹐曹七巧摸索著腕上的翠玉鐲子,徐徐將那鐲子順著骨瘦如柴的手臂往上推,一直推到腋下。她自己也不能相信她年輕的時候有過滾圓的胳膊。突然她生出想要重頭來過的念頭。

從表面形像看來﹐赤金的臉盆和慘白的殘月﹐似乎有些格格不入。然而它們所代表抽象的意境﹐盈聚的財富和虧損的愛情﹐在金鎖情鐐的七巧身上﹐卻又顯得多麼的合適﹐也刻畫出她幽怨一生的寫照。

三十年淒涼的月色﹐在七巧身上映照出財富與幸福不對等的盈虧。月亮早已沉了下去,然而故事還沒完。故事完不了﹐因為在現實的世界裡找不到圓滿又恆久的答案。

今晚是滿月﹐明早天快亮﹐喝豆漿的時候﹐圓圓的月亮就會像赤金的臉盆,沉下地平線。這是現實世界﹐是真的豆漿情事﹐也期盼你的故事也同滿月一樣地圓圓滿滿。


image by 光年


****


flower :

光年兄,說到祖師奶奶,我就難免多幾分注意。《金鎖記》是張愛玲奠下文壇祖師奶奶地位的經典代表作,也是以此篇作品,將運用月亮和鏡子的意象,達到顛峯...。這會兒,您說她用錯了,這可是大事一樁,我粗略查了一下,還真沒看到有人指出這個「錯處」,您恐怕是第一人!...^^

但我想了想,難道張學研究者,真沒人發現這錯處?根據您之前教我的,月亮每天出現的時間不一樣,於是找到些端倪:

『在农历初一,月亮和太阳同升同落。此后,月亮每天延后50分钟升起,到初七(上弦月为止)月亮在日落后出现在西方天空,落下时间越来越晚(从傍晚到子夜),亮面越来越大。再往后,到农历十五(望),月亮在日落后出现在东方天空,落下时间月亮越晚(从子夜到黎明),亮面越来越大。接着,到农历二十三(下弦月),月亮在日落后没有踪影,要等到太阳落山后一段时间才能升起,日出后位于西方天空,亮面越来越小。到农历二十九/三十(晦),月亮升起时间越来越晚,要从子夜之后再升起,日出后出现在东方天空,离太阳越来越近,两面越来越小,到了29,30就几乎与太阳同升同落,无法观测。』(資料來源: 一年四季月亮的方位會改變嗎?)

根據上面的說法,下弦月在農曆二十三日左右,是夜裡升起,日出時亮面越來越小...而這就完全符合祖師奶奶說的:『天就快亮了。那扁扁的下弦月,低一點,低一點,大一點,像赤金的臉盆,沉了下去。』也就是說,張愛玲這裡的下弦月,是初始的下弦月,是夜裡升起,日出時漸漸被日光給遮斷光亮,似乎是沉了下去。也因為是初始的下弦月,所以還能赤金得像「臉盆」,如果接近月朔,說「臉盆」就很難想像了。

所以?祖師奶奶還是對的?...^^

****

光年:

嗯﹐花花護祖師奶奶的精神可嘉。不過﹐真有點對不起。月亮婆婆走了幾萬年的步子﹐積習難改﹐恐怕不會聽奶奶指揮的。

一般下弦月(農歷二十二之後)是過了午夜時分升出﹐要到大白天中午以後才沉落。在清晨的時刻﹐下弦月正努力爬上頂頭﹐汗流滿面地和太陽爭地盤。大白天陽光罩天覆地﹐很少有人真正見過下弦月沉落地平線﹐更別提什麼赤金的臉盆。

下星期天五月十三日母親節﹐正逢農歷四月二十三日下弦月﹐就來個實地檢驗﹕
溫哥華(日光節約時間)
凌晨兩點十六分月出﹐早上五點三十二分日出﹐下午一點四十分月落﹐下午八點四十六分日落。

台北(無日光節約時間)
凌晨零點十二分月出﹐早上五點十分日出﹐中午十一點五十九分月落﹐下午六點三十分日落。

兩地日月升沉的時間有落差﹐除了因為日光節約時間外﹐也有經緯度的因素。天快亮的時候﹐不論何地﹐下弦月都還沒升到頭頂呢。

我想妳引用的那篇文字﹐所謂亮面越來越小﹐指的是與前一夜的亮面比較而言。只有在月蝕的情況下﹐才可能看出亮面時時刻刻的變化。農歷二十三的下弦月﹐亮面大約是半個月亮。若是扁扁的下弦月﹐那還非得等到農歷二十六日後才看得到﹐那時的月亮只比太陽早升一兩個小時而已。

別難過﹐告訴妳一個秘密。在靠近北極圈永夜的冬季裡﹐是有可能看到扁扁的下弦月沉落地平線﹐因為在那兒等不到天亮。可惜的是﹐祖師奶奶在“金鎖記”的第一句﹐就開宗明義地確指是三十年前的上海﹐這會兒搬家﹐有一點困難。

6 comments:

Anonymous said...

花主, 今天巧遇這篇有關 [月亮大小] 的文章,
所以作業 改成 讀後報告.

首先, 我向 光年大哥 致敬. 相對於我, 光年
確是 年長, 文采, 又德劭. 既不曾謀面, 上述
直覺 一定掛一漏萬, 請 光年 鑒諒.

昨天拜訪 光年大哥 格子, 發現幾篇有關於
鳥類 與 蝴蝶 的 大規模長途遷徙.

原本我記錄 蝴蝶 的主要目的 是: 生物飛行流體力學
[實際應用: 振翅型 微小 飛行器]. 但是 2012 秋天起,
我開始到 台南七股, 嘉義鰲鼓, 東石 等地 記錄 黑面琵鷺
與多種侯鳥 覓食, 玩耍, [當然 包含 耍我] 的 各種
飛行模式. 前後 30 次, ~ 40萬 張 [8 TB]. 雖然遠少於
蝴蝶記錄, 但是人生有限, 也只能暫停. 後來也順便
讀了幾本 生物遷徙 的洋書.

改天整理後, 再到 光年 網誌 獻獻微曝.

再者, 東南亞數以萬計 螢火蟲 的 同步閃滅,
17年蟬 [美國 13年] 的 質數 世代交替年數 等
許多有趣現象, 也漸漸有了合理的解釋.

我只頌讀 詩詞歌賦 [對稱, 簡潔, 甘餘之味],
[好似 描述 自然律 的 數學公式], 不讀小說
[沒耐心], 所以 張愛玲 [金庸, 倪匡,..]
對我而言, 好似另一個世界的人. 我, 是 [文]盲.

光年大哥 對於 月亮大小 的立論精闢. 賞讀.

I [almost] can NOT agree more.

希望我這句話, 沒有增添 花主 一絲絲失望.

Why [almost]? 我讀了一些天文學的書, 感覺
文中一些說明或可提出討論. 當然, 我誤讀的機會
很大. 請 光年, 花主, 與 讀者 包涵, 指正.

其實, 就算原文有些誤植, 我保證 原文 瑕不掩瑜.
如果我從頭寫起, 那絕對 不及格.

但願下述我的 綜合 與 問惑 能錦上添花.

[1]. 月亮 物理大小 受制於 月相 與 地月距離
[1.1]. 物理大小 未必等於 視覺大小 見 [2].
[1.2]. 月相 取決於 月亮光照面 與 地球 相對角度
[1.3]. 月-地 距離 的變化 源自於:
[1.3.1]. [黃道面: 日-地 軌面] 與 [白道面: 月-地 軌面] 夾角.
[1.3.2]. 地球 位於 [月-地 橢圓軌面 焦點], 不是 [橢圓 中心].

[2]. 原文: 傍晚的月出時分﹐看起來特別大...
[2.1]. 確是 [視覺大小] 變大 的 [月亮錯覺].
[2.2]. 月亮 [物理大小] 不變. 這可以用
攝影 或是 一個透明尺規 實驗.

[3]. 原文: 今晚月亮特別大﹐只因嫦娥思鄉情重,
所以繞到地球的最近處...
[3.1]. 是的, 嫦娥應悔偷靈藥, 苦了她的夜夜心.
[3.2]. 既是滿月, 上述 [1] 就簡化成:
月亮 物理大小 受制於 與 地-月 距離.
[3.3]. 超級月亮 [面積] 大多少? 通常 10 % ~ 20 %.
[3.4]. 目前只考量 全觀 [Global] 因素. 局域
[Local] 因素 包含:
[3.4.1]. 月滿時 觀者的位置 [經度]: 如果剛好
月過中天, 最大! 地球另一側: 歹運.
[3.4.2]. 緯度呢? 目前我的了解, 可忽略不計.
[3.4.3]. 海拔? 我在 合歡山 的經驗:
[3.4.3.1]. 高仰角的天體: 沒有影響
[3.4.3.2]. 高海拔 可以提早 十數分鐘 觀見 月亮東昇.
這時月娘 視覺形狀 很怪; 視覺顏色 很炫幻.
[3.5]. 關鍵之最: 誰陪 妳 [你] 共賞明月?
--> 可人慧頡的女士! 幽默多聞的紳士!...
[3.5.1]. 在下呢? 千里共嬋娟吧!


[4]. 花主 原文: 亮面越來越小.
[4.1]. 定性上, 光年 所言甚是: 前一夜的亮面比較而言.
[4.2]. 定量上, 花主 正確: 朔望月 ~ 29.5天.
[4.2.1]. 在下不敢再提什麼 [恆星月, 恆星日,..]. 千夫所指..-> ?!
[4.3]. [亮面越來越小] 的 速率 多快呢? 先算 月亮 相對 背景恆星
的 移動角速 ~ 每小時 移動 0.5° ~ 一個月球 的 視直徑.
[4.4]. 上述 移速 不小, 但是相對應的 月相變化 很小.
還要算嗎? 我不想被蓋布袋 ^^!
[4.5]. 小結: 光年 寫意, 花主 寫實. 在下, 寫..寫..悔過書.

[5]. 原文: 兩地日月升沉的時間有落差﹐除了因為日光節約時間外,
也有經緯度的因素
[5.1]. 很清楚啊! 我還不識相, 找碴啊?
[5.2]. 偷偷 寫個 [時區] 定義:
時區 是 數位化 的便利制度 {經度 15°} 都歸入同一時區.
這會造成 實際時間 與 時區時間 的誤差, 最多 ~ 1 小時.
[5.2.1]. 我看了全球地圖: 台北 ~ 東經 121° -> 誤差 ~ 0.
溫哥華 ~ 西經 123° -> 誤差 略大.
[5.2.2]. 小結: 這個因素 不大 --> 在下 much ado about nothing.
[5.3]. 海拔: 在 合歡山 可以 提早日出 / 延後日落 ~ 15分鐘.
[5.3.1]. 這對我來說, 可是 [life or death] 的差別.
及早就定位 --> [上有火燒雲, 下有滾滾雲海] 的大景.
差半分鐘 --> 摔機, 踹車, 很想用 最短距離 直達[清]境.

[6]. 扁扁的? 下弦月? 有哲理...
私以為 [一彎如鉤的下峨嵋月] 比較 寫實.

[7]. 最後! 花主 一定知道我們幾乎只能看到 月亮的 這一面.
[7.1]. 潮汐鎖定 [Tidal locking] 效應: 地球-月亮 之間的
重力梯度, 使得 月亮 永遠以 同一面 對著 地球.
[7.2]. 天平動(Libration] 效應, 讓我們多看了 ± 7°.
[7.3]. 柏林圍牆 倒塌後一個月, Pink Floyd 在原址 演唱
[The Wall]. 他們的成名專輯與這個 月球現象 同義:
[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].

這是花家, 不是我家! 在下, 滾蛋了 ~

Anonymous said...

又是 達文西 [新月 抱 舊月, the new Moon with the old Moon in her arm]

要煩, 就一次煩個夠~

[上 / 下 峨嵋月] 的 [新月 抱 舊月] 可 直接目觀. 攝影後更明顯.

月鉤亮區 的 光源 來自 直射日光.

此時, 月球其它表面 應該 全黑. 但是 打到地球的陽光 部分反射到 月球表面,
所以形成 灰暗的 舊月. 這些打亮 舊月 的 {地球光} 總稱 {地照: Earthshine}.

[新 / 舊月] 的 界線 稱為 [月球晨昏圈: Lunar Terminator]. 即使目視也可以
看出 新月 大於 舊月. 這現象 源自於 地球大氣層 的 [散射: Scattering] 效應.

達文西 在 1506年 ~ 1510年 的 Codex Leicester 上, 描繪了 眉月
與 地球反照的部份. [維基 中英文版].

今天, 我終於再一次整理複習這些東東. 不必謝我, 一起謝謝 張小姐 吧.
[但是, 我還是 不看 她的經典名著.]

Good day.

Anonymous said...

張愛玲 一句話 的 重思

『天就快亮了。那扁扁的下弦月,低一點,低一點,大一點,像赤金的臉盆,沉了下去。』

[那 扁扁的 下弦月.]

下弦月 的定義: 在 北半球 [左側 50 %] 可見 [左側? 參照 維基的定義].
下峨嵋月 [殘月, 虧眉月]: 就 北半球 而言, [左側 49–1 %] 可見.

張愛玲 未必知道 月相 的天文學名, 但是她的觀察絕對敏銳. 這麼扁的月兒,
月齡 很可能 二十六 或是 更晚. 所以 [彎彎的 殘月 或 虧眉月] 更寫實.

但是! 張愛玲 就是要 寫意, 要 弦外有音, 誰敢異議?

[低一點,低一點,大一點,]

恭喜 花主, 這是 [錯覺式] 的 正確.

我的 第一篇留言 [4]. 只考慮 高仰度, 忽略 月亮錯覺, 大氣折射, 繞射
等 效應.

人眼 察覺的大小, 不是 物理大小, 而是 視覺大小.

月球錯覺: 這是 人眼的感覺, 覺得: 低仰度月球 比 高仰度月球 大一些.
[但是這有些講究: 水平方向 變長, 垂直方向 略略縮小.]

錯覺? 眼見為憑! To see is to believe. 管它物理不物理.

荷蘭畫家 M. C. 艾雪 [M. C. Escher] 的 經典畫作 [升 降]
[Ascending and Descending], 被譽為 首次 實體化 幾何學悖論
[潘洛斯 階梯: Penrose Stairs] 的 影像創作. 這錯覺, 錯得多頭暈.

電影 [全面啟動: Inception] 也出現了一次.

花主 是否注意到: 有一張 YH Lin 照片的背景, 似乎也是 視錯覺 藝術畫.

所以, 情人眼裡出西施….也只有這裡有西施.

[像赤金的臉盆,沉了下去]

人眼 亮度尺度 不是 線性, 而是 對數性.

相較於新月, [舊月 線性亮度] 確是很低, 但是 [對數性亮度] 卻不太低.

再者: 我的第二篇留言 提到: [新月 抱 舊月]

較亮的一弧新月, 抱著較暗的凸型舊月. 這在 破曉前一片漆黑的時刻,
特別耀眼. 請問: 可以像什麼呢? 立體派畫家 的 臉盆?

臉盆, 一定是 盤狀嗎?

音樂家, 文學家, 科學家,….都是 想像力滿溢的 創作者.

光年大哥 原文:

[大白天陽光罩天覆地﹐很少有人真正見過下弦月沉落地平線]

私以為: 大致正確. 晴空萬里, 少有空汙的 白日, 還是可以共賞
太陽 與 眉月. 高山, 更是常見.

既然是 扁扁的殘月, 天亮時, 離地平線也不遠了. 月亮 每個小時在
[天球: Celestial Sphere] [移動] ~ 15°. [當然, 幾乎是 地球自轉 的結果]
所以微溫的 日出後 兩三個小時, 扁月應該就沉下了. 我猜: 她正在
享受 Runner's High 的舒暢.

[赤金呢?]

接近 地平線 的天體, 幾乎可以被染成任何顏色. 這歸功於 大氣層
各種大小 的 懸浮微粒. 連 氮分子, 氧分子, 水分子 都有幾把刷子.
請相信它們的塗鴉功力.

在暗處, 人的夜視力來自於 視桿細胞. 它們也不是全然色盲. 黃中帶金的土星,
略紅的火星, 許多 [藍, 綠, 紅] 的恆星, 金亮的金星....一般人都可以辨識.


更常見的景象..

男人手指著星子, 眼光盯著女人的紅唇. [這麼暗, 也分辨得出紅色耶.]
女人讚嘆著急寂的火流星, 甜甜地說: [你..有..口臭..喔~ 明天記得洗牙喔~]

味道, 大概與天黑天亮無關.

最後, 黎明前的時分, 最暗嗎? 物理上, 錯.
視覺心理上, 取決於當事人當下感受的氛圍.

2 cents of mine.

Anonymous said...

剛才很睏, 頭低一點, 低一點, 大一點….快要
失衡跌地的時候, 莫非先生 敲了我一記.

莫非定律! 我嚇醒的時候, 感覺有大麻煩了.

原來, 我稍早貼的 [重思]….Not even wrong.

自首吧.

目前有幾個說法:

光年大哥 的說法, 物理正確度 最高. 此時, 下弦月 才剛要 中天.
[沒有 月球錯覺, 也幾乎沒有 舊月可抱….因為 50% 的新月區太亮了.]
所以, 天亮後, 只看的到 太陽 與 穹頂的 下弦月.

我的說法有兩種修訂版:

天就快亮了. 那彎彎的 殘月 [虧眉月], 高一點, 高一點, 小一點. 較亮較大的
新月, 抱著較暗較小的 舊月 [就像…請各自發揮想像力], 先東昇了. 約莫一個
時辰後, 曙光一破....[不過, 新月抱舊月 的現象, 在晴朗的白日, 仍可目視.]

天就快暗了. 太陽 低一點, 低一點, 大一點, [吐出一絲 綠閃光, 拉出一線 日柱,
送出幾隻 日狗....填充題, 請各自發揮], 沉了下去. 約莫一個時辰之後, 那彎彎
的 上峨嵋月, 低一點, 低一點, 大一點. 新月抱著舊月, [就像…請各自發揮想像力],
沉了下去.

P.S. 我如果還有其他 可以見人 的版本, 一定補上.

Good day.

flower said...

對不起,我很少看這邊的留言,有時過來也沒有往下拉,舊時文章的留言更容易忽略,抱歉!。

您找到光年兄那兒,可以直接與他討論了!...^^

光年 said...

所有的理論都是用來解釋事實真相。理論可能偏差,唯有透過直接觀察的現象才接近事實。如果天氣良好,下弦月的真相是可以靠肉眼實際觀察到的。

即將來臨的下弦月,將發生於溫哥華八月十四日的下午六時十四分,也就是台北八月十五日的上午九點十四分。

台北十四日月出時間﹕晚上十一點零一分。十五日月落時分﹕中午十二時十七分。十五日的日出時間﹕清晨五點二十七分。

溫哥華十三日月出時間﹕晚上十一點三十五分。十四日月落時分﹕下午一時五十三分。十四日的日出時間﹕清晨六點零三分。

天快亮的時分,下弦月應該正往上昇,接近頭頂的位置。出門時抬頭望一眼,就真相大白。

在這裡謝謝翅痕閣下,花花小姐,和祖師奶奶。若是雲層遮眼,月亮婆婆保證還會有下個下弦月。

若是找累了,稍微閉上眼,或許可看見扁扁的赤金臉盆,沉在遠處上海的故浪陳波裡。

Post a Comment